松蘿憩木
關於部落格
搬新家了唷!
  • 73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失竊的孩子》

調換成人類男孩「亨利‧戴」的妖精,和被設計殺害後復生為妖精「A一袋」的男孩,全書章節依序交錯著他們時而交集的人生,他們都不可避免地度過新身份艱難的適應期,以各自的方式記錄自我追尋的心路歷程。「亨利‧戴」憑藉著自己前世身為人類時的天份走上音樂路,男孩的父親逐漸起疑卻又無從查證,最終被自己內心的煎熬逼上絕路;當「A一袋」開始接受新生活的時候,「亨利‧戴」卻因為找回自己身為真正人類的前世記憶,而開始對自己的行為產生厭棄與惶恐,開始擔憂自己親生兒子的安危;而「A一袋」心儀許久、有著女人心靈的妖精「小黑斑」聽見出他早已遺忘的真名,「A一袋」便重新開始反思這一切的謎團,亟欲找出當年調換自己、現已「亨利‧戴」的身分結婚生子的那個調換妖精。最後他們終於以現在的模樣出現在彼此面前:「A一袋」釋懷、選擇對過往放手;「亨利‧戴」則肯定了自己現為人類的身分,不再惴惴不安,他以一首交響樂的演出表明心聲,向妖精的過往、向那個被他調換的男孩致意。
調換兒妖精族在逐漸擴大的人類勢力範圍中漸漸地失去了蜇居的處所,終將漸漸地被淡忘,在鄉野傳說中消失蹤影。他們不再調換小孩(就他們的處境也很難做到),不再渴望轉生,轉而開始追尋自己生命之所歸。書末附記,葉慈的詩<The Stolen Child>表示孩子被調換為妖精後的生命可能比留在人世更加幸福。

節錄一段加拿大女歌手Loreena McKennitt的同名歌<The Stolen Child>歌詞:

Come away oh human child
To the waters and the wild
With a faery hand in hand
For the world's more full of weeping
Than he can understand


此書作者似乎也比較偏向這種看法。最後,「A一袋」啟程尋找不告而別的「小黑斑」,他對發生的一切不再抱持怨懟,希望能和她共享未來。在成長的旅途中,唯有停下來面對過往,放下已無可奈何的百般牽掛,才能不斷前進、茁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