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搬新家了唷!
  • 74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開花影展》:伊莉莎白小鎮,人生沒有不可能

我將「熵」(ㄉㄧ)的意思簡單地解作:任何事情都有發生的可能性。
正如同Mitch老爹名言一句:「世事難料,人生總有驚喜!」

我前前後後反反覆覆快轉倒退(小姐妳到底在幹嘛)地看了三次左右,看第一遍的時候其實很難理解,為什麼一個人會莫名奇妙讓公司倒了十億美元....十億美元!!!
如果有點難以想像,就拿去匯率換算一下,約等於新台幣31,961,020,431.52元
把這筆錢分給每個台灣人一人平均都還可以拿到一萬多....

但我覺得把Drew逼上絕路的並不是這十億美元,而是因為對現實的絕望。
他犧牲家庭、付出八年時間去追求的目標,在一夕之間粉碎,理想的目標破滅,他存在的價值突然就被抹殺了,所有努力都化為輕煙咻地就消失的一乾二淨了。

「這世界下地獄去吧。」

如果光看Drew縝密地組裝自殺腳踏車,而不回想自己的經驗,是不會有任何感觸的。看伊鎮就是要這樣,不能只是看進劇情而已,要從劇情反射進自己的心。而我呢?嗯,一個普通的十七歲女生,除了交到吸血鬼男朋友、發現自己其實是人神混血兒、接到霍格華茲補寄的入學通知書以外,那些大部份會讓生活感到難過的、埋怨的、惆悵的事情,我都經歷過了,我曾經有過努力被當成放屁的時刻,也曾經有過氣到想揍人的時刻,但是無論如何我還沒有慘到想不開,我還不曾拿塑膠刀割過腕、捧著滿手的維他命C當安眠藥吞。所以我想我過得算是還不錯了。



要是Drew坐在腳踏車上,真的就這樣按下開關之後會發生事情呢?一、他掛了。二、他沒死但是下半輩子都半死不活。三、刀子的力道根本還不足以貫穿人體因此他依舊不會死,所以他還是會接到電話,要去伊莉莎白小鎮。不過事實上,我認為Orli真的....也不適合自殺。他可以跑去玩衝浪、去飆車、定點跳傘後意外身亡,但他真的不適合拿把槍把自己腦袋轟掉,或是拿根繩子把自己吊在天花板上,或是邊喝雪梨酒邊吞安眠藥、幾天後出現在各大媒體版面上......你稍微想像一下就知道,他真的,不太適合。
竊引用Iris的同人文《秘密花園》中一段相關的描寫:
「奧利有得是瘋狂,但做出那種決定,需要經歷太多真正絕望。而在我的印象裏,奧利這種哭了就罵笑了就唱,這種長不大的小孩子……一個孩子不會想到殺死他自己。」



「沒有什麼不可能。」只要秉持著這點來看,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釋。絕望到想從直升機上跳下去,把所有家當丟到大街上,坐上一台自殺腳踏車——但是刀子掉 了,聽到八年沒見的父親過世了,看見屋外的街友因為他尋死的念頭而得到幸福,這就是「人生」。電影就是要刻意地凸顯生命的巧合與意趣,呈現一個老梗卻實實 在在的中心主軸「只要活下去,一切都會有希望」,還好大部分的人都不會遭遇這種懸浮跌宕到誇張的情節,最後主角Drew也是因為活著才找到生命重新展露的曙光。
呃... 早上他發現自己掉到生命的谷底,晚上他就在飛機上遇到Claire,隔天他見老爸最後一面,接受眾親戚的溫情轟炸之後跟Claire講了一整晚的電話.......。
網路上眾多觀影心得有部份指出Orli沒有將「尋死→喪親之痛」的情緒表現分隔清楚,問題或許出在故事安排的時間實在太緊湊了。
嗯,世事難預料嘛。



(我有沒有說過,我多麼喜歡他的眼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