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搬新家了唷!
  • 7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浮生若夢:《世紀末少年愛讀本》


《品花寶鑑》講的是一群「相公」,美麗至極的男孩們,他們在戲台上演出生旦,在戲台下陪恩客喝酒吃飯上床。說白一點的話,應該可以算是被包養著的,錦衣玉食、可供賞玩的性奴隸。(或許可以舉,紅樓夢中受北靜王寵愛的琪官蔣玉萏,為例。)不過《世紀末少年愛讀本》裡面關於性愛場面的敘述屈指可數,且都描寫的相當含蓄,嗯……別失望啊,看完整本便會知道,那只是虛掩著的華幕。
而主角杜琴言和梅子玉之間,幾乎可說是一見鍾情的柏拉圖式愛情,只在《品花寶鑑》裡有圓滿的結果。這在《世紀末少年愛讀本》亦有提到。
他們之間言談寥寥幾句,相遇次數甚少,卻深刻入骨。子玉還曾為相思犯病,那次琴言的探訪,是兩人唯一的、最親密的接觸。相較於圓滿的終成眷屬(還是在梅子玉先娶了老婆後),我更喜歡作者的安排,兩人在琴言贖身、隨乾爹離京後便再未相見,只有斷續的魚雁往返。

子玉對於琴言的深深思念直至終漸淡忘並深深惶恐,在夜裡痛撫當年餞別而今已然損毀的玉墀橋,彷彿追悔著他們曾經那樣深刻而今卻已然凋零不復記憶的愛情。

他很怕有一天,關於琴言的一切會從他的記憶中完全消失,只剩下一個模糊、單薄而且冰冷的名字;或者他還記得,但所有影像都是錯誤的,記憶被時間腐蝕、被夢入侵、被想像填補、被虛構替換,他將無法忍受。
那天晚上雨勢比白天更大……只有子玉一個人仍然在橋上……他時而移動時而靜止,或是溫柔地撫觸橋欄,或是凝視看不見什麼的道路遠方,用力地望進黑暗的深處,吟誦凌亂的詩句,發出淒厲的長嘯,好像要呼喚出時間的幽靈。……他活著,但他已經死了。

作者給他倆最後的語句是:沒有人知道,然而也無關緊要了。

《世紀末少年愛讀本》中,不只有愛情,應該說,它並不是一本非常優秀的同志小說,若單看愛情的部份。(我最喜愛的兩本同志小說為李碧華的《霸王別姬》及白先勇的《孽子》)《品花寶鑑》的杜琴言超脫了性別的美亦讓他的愛情脫離了性別,重點若擺在同性的愛情上,只會落入男女情愛風花雪月的窠臼中。而現在的這位作者是聰明的,他不只寫出了兩人的愛情,還帶出了時間無形的巨大洪流,飄蓬一般的人生,可遇不可求的想望,在這般曠達而邈遠的境象中,他又寫了,一望一眺之間的微妙感情,細碎變化的光影與表情,流落異鄉的孤苦和身不由己的感慨。細膩得,彷彿無論如何也想,在捉摸不定的荏苒光陰間留下痕跡。

以這般的筆法再次書寫,那些懸浮於世間須臾而逝、如花易凋的人們,或許才是《世紀末少年愛讀本》真正的精髓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